【双黑】尘世之间

*太宰治6.19生日快乐!

*我流双黑,交往中设定,世界观见仁见智,无异能pa。

*不仅充满希望地好好活着还男友力爆表的宰哥和他的小男朋友秀恩爱的傻白甜故事,是糖,齁甜的小甜饼。

*手机码字时间紧迫bug请在评论区告诉我谢谢你们!

 

 

       收拾完碗筷的太宰治回到客厅,面朝下把自己摊在沙发里,紧挨着刷推特的中原中也,吃饱喝足穿暖的中原中也似乎并不思淫()欲,看着手机往边上挪了挪,眼皮都不抬一下,连给太宰治一个眼神都嫌麻烦。“喂中也。”备受忽视的太宰治很不满,拿手肘戳中原中也的腰,声音闷在绒面沙发里,问他:“出去散步吧?”

       中原还是没抬头,嗤笑一声,“怎么?你想减肥?”

       太宰治:“……”

       他委屈地翻过身来坐直,凑到中原中也前面,捏了捏自己缠了绷带还显得细细瘦瘦的胳膊,伸到中原眼皮子底下晃悠。“中也你看我这胳膊。”中原以“挡着我手机屏幕了”为由,拍开了“青花鱼那缠满绷带令人做藕的鱼鳍”,继续垂着眼睛看推特。太宰治不乐意了,下一秒手机就到了太宰治手上。按下锁屏键,太宰以胜利的姿势冲中原晃了晃暗下的屏幕,嬉皮笑脸。中原中也冷冷地盯了太宰几秒钟,终于还是没忍住,一个拳头揍过去了。

       

       不出所料被躲过去了。中原也不恼,一击不中,行云流水般流畅漂亮的一腿又招呼过去,这下饶是太宰治也有些力不从心难以招架了,把中原的手机往兜里匆匆一揣,又眼疾手快从沙发角落里捞出结成一坨的耳机线,当下便逃离了沙发战场,向着门口仓皇逃命去了。中原打架的兴致上来了,自然不会放过他,跟着就往外跑。万万没想到的是,太宰治这傻逼蹲在他们小别墅门口打埋伏,中原身子刚出门,就撞进一个膈应人的怀抱里。太宰治搂着他小男朋友,手还不老实,摸上了人家打理得好好的一头褐毛。“啊。”太宰治毫无诚意地感叹一声,“蛞蝓的黏液脑袋。很早就想摸摸看来着。”说着又揉了一把。

       头发乱成草的中原中也放弃了控制情绪,把长得好看脑子却不正常的男朋友踹倒在地准备暴揍一顿。此时一阵莫名的妖风席卷而来,打断了一场蓄势待发的街头斗殴。两人身后的门“砰”的一声,关上了。“啊呀。”太宰躺在冰冰凉的地上,缩回了偷偷伸出不知干了什么的腿,愉悦地看了中原一眼,看不清对方零落的刘海下的神情,“不出所料的话,中也你没带钥匙。”“你有病吧太宰治。”中原极为颓废地捋了一把乱七八糟的头发,随随便便用手把头发拢起在后脑勺,用绕在手腕上的皮绳扎起一个马尾,“手机给我,叫个开锁的来。”

       “喂……”太宰一副没想到中原会这么说的表情,“这个点了打扰别人真的好吗?这摆明了是上天要中也乖乖陪我出去散步吧?中也就陪我去吧?”像是怕中原不同意,太宰掏出不知何时已经理顺的耳机线,讨好地看着中原,“顺便可以听音乐,真的不要吗?”语气循循善诱,“中也最喜欢的重金属摇滚哦?”

       于是他们沿着马路牙子走,路灯透过树荫的光投在他们身上,很暗。路上有很多像他们一样散步的人,他们混迹在人群里,只是芸芸众生里不起眼的两位。

       太宰治掏出自己的手机插入耳机给中原戴上,双臂环在中原脖颈边像是拥抱。当耳机插在太宰治手机上的一刻中原就心知不妙,“真强,太宰。我真是信了你的邪。”“怎么啦?”太宰笑眯眯的,侧身摘下中原左耳耳机戴上,“哦,《玛丽莲玉凤》①,是重金属摇滚没错啊?中也不喜欢吗?”是哦,中原翻了个白眼,青花鱼是鱼,农业重金属怎么就不是重金属呢,看来这还是他中原中也的不对了。心里不忿,遂揍宰。太宰治揉着左腰,“真过分,既然你不喜欢那我只好切歌了。”

       歌单从一看就不正经的“农业重金属”切换到了“想和蛞蝓一起听”。

       察觉到曲风变化,中原伸头过去瞟手机屏幕,“你还有这么正常的歌单?”太宰一把捂住中原的眼睛,“你看手机一下午了,歇会儿眼睛,好好听歌就是了。” “还有什么我不能看的?”中原皱了下眉,任由太宰拿手蒙着他眼睛,反正这条路平,没什么坑坑洼洼的地段。“敢摔着我就弄死你。”太宰治声音又是笑嘻嘻的,说我最喜欢中也啦哪舍得摔你。说着一伸手把中原搂到身边。“……你干嘛。”中原干巴巴的问。“刚有车过去。”太宰治面不改色地瞎扯,被中原一针见血毫不留情拆穿:“屁。我没听见车声。而且走外沿的是你。”太宰撅起嘴,“那你要我怎么说,‘因为蛞蝓太矮啦和我有21厘米身高差所以必须靠得很近否则耳机线不够长会掉出来’这种实话说出来会被中也宰掉吧?中原没说话,重重踩了太宰一脚。太宰治少见的没有叫痛,注意力全被耳机中的歌曲前奏吸引,“诶中也,是这首。”中原闭着眼睛懒洋洋应声,“啊。”是当年太宰治和他表白的BGM,这个气氛有点搞笑,中原差点没笑出声来。

       太宰治轻声哼唱起来,“If I find him,if i  just to follow.②”“唱的真难听,”中原评论道,“你闭嘴让我来。”太宰治于是乖乖闭嘴把舞台交给男朋友,中原清清嗓子,低声唱起来,“Would helet me borrow his wool winter coat?I don’t know,I don’t know.”太宰治极为熟练地接上,“If I seeher standing there alone,At the train station three stopsfrom her home.”路人们惊艳的目光朝这边投过来,中原丝毫没有他们俩把散步的林荫道变成了露天live的自觉,但他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关注。中原眼睛看不见,有点手足无措,刚想喊太宰治,手就被牵住了。

       “There's airplane in the sky,

       With a banner right behind.

       Loneliness is just a crime,

       Look each other in the eye.

       And say hello,

       Oh oh oh oh.

       And say hello,

       Oh oh oh oh oh”.

       然后太宰治松开了捂住中原中也眼睛的手,转身低头面向中原中也。中原中也眼睛突然被路灯一晃,眯着眼睛看太宰治。绝对是故意的。中原中也这样想,今天的太宰治太乖了,先是护着我走马路外侧,还和我戴同一副耳机,蒙我眼睛还搂搂抱抱,还陪我唱歌,还牵小手。哦,现在还逆着光,特他妈温柔地看着我。我觉得他就是想撩我。

       中原正放空大脑胡思乱想着呢,耳边突然就响起太宰治低沉悦耳带笑意的声音,他说,

       “Hey there. How you doing?”

       中原中也抬头,定定地看了一会儿太宰治漾着水一样的眼睛。仰着头好累啊,得换一个不用费力的姿势。

       “Hi, my name is Nakahara,Nakahara Chuya.”

       中原中也笑着拽着太宰治的领结迫使他低头,然后驾轻就熟地亲上去。路人们开始善意地喝彩,其间有起哄的,“在一起在一起!”太宰弯着眼睛笑,含含糊糊地抽空回应:“多谢,我们早就在一起啦。”中原不满地拍了拍他的脸颊,“你专注点,这可是生日礼物。”哟,他居然记得。太宰治想着。蛞蝓真有良心啊,没白疼他这许多年。

       太宰扶住中原的腰,声音委屈的不行:“就只有一个亲亲?过分了吧中也?”中原没理他。啊,这样就轻松多了,中原想着。

       围着他们站了一个圈的路人们静默几秒种后纷纷开始鼓掌,场面盛大如婚礼现场。

Fin.

--------------------------------下面是废话(bushi)-----------------------------------

①:建议宝贝儿们不要手贱去百度这个……这个是精神污染,我当年还小不懂事的时候,被这个摧残过……

②:这句以及后面的歌词都是Rosie Thomas / Sufjan Stevens的《Say Hello》,对没错,我去年中也生贺BGM也是这个!!!炒鸡好听!!!我ballball你们去听啊!!!

太宰治生日快乐!你好帅我好喜欢你(。)

不知道有没有写出我想表达的那种活得很平凡安稳很有实感的两个人。

和去年超短篇的中也生贺大概有点前后关联,去年那个是别别扭扭的恋人未满,这个就是甜腻腻的老夫老妻(?)

如果能被喜欢的话就太好啦。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