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灯/坤勇】陈三坤探病记

♢重点:请勿上升正主!

×坤坤第一人称视角,有私设

×主cp点灯/坤勇,微量萌雨,其余均为友情向

×文风欢快建议笑点低的宝贝儿们吃饭时不要阅读以免发生意外

×未经考据bug可能有请指出谢谢

×标题致敬《许三观卖血记》应该都看出来了?

×那么,开始吧

        我叫陈泽坤,性别男,取向……emmmm。目前是一名北大在读生,专业是基础数学,最近参加了一档真人相亲……不是,是脑力竞赛节目并成功找到男朋友。平时没啥兴趣爱好,就写写竞赛题,刷刷wb,混混知乎,再有就是调戏一下良家妇男比如我男朋友——他是个清华的好孩子叫孙勇。你问我清北怎么谈恋爱?我必须要指正你一个问题,不是清北,是北清!北!清!我北大才是前边那个!你们怎么会有这样的误解?!清北,不存在的!可把你们可爱的坤坤气坏了。

        现在呢,我和我男朋友正蹲在南京某医院住院部的一间病房门口鬼鬼祟祟地四处张望,活像两个偷汉子……不是,像两个年轻有为的帅气小伙子一样把耳朵贴在门上听里边的动静。嗯。没毛病。

        你问我为什么干这么猥琐的事情?首先我告诉你这才没有很猥琐!没有!其次,里边躺着的是我们的好哥们儿刘星图,昨天他因为情况不明的感冒被他家某张姓老妈子拽到了医院,顺带着就住进去了。但是!他前两天说好了今天请我们撸串的!如今竟想赖账,我皮皮坤头一个不答应!很扯对不对?好吧事情的真实情况其实是酱紫的,我们一伙搞事情的社会人,比如曾老师啊怼怼哥啊萌萌哥啊梁sir啊船老师还有我和我男朋友,昨天晚上一起组团开黑,连跪五把后大家不约而同地放下了手机。怼怼哥说今天两个吉祥物不在,他都带不动我们这一群弱鸡。就这样话题转向了缺席的梦南老师和图图。一群烂朋友就开起了三轮车,主题是关于图图此番感冒的真实原因。这里插一句,反正说受凉了我是不相信的,他家张梦南每天给他裹得跟个球似的!比我妈还贴心!

   

        萌萌哥扶了下眼镜,镜片反射出一道睿智的光,“据说,内啥完了不清理干净会发烧。”怼怼哥猛地一抬头,镜片反射出一道惊恐的光,“不会吧?那我前两天?”萌萌哥一笑,“你睡着之后,我帮你……”两人会意地点了点头。孙勇瞟了我一眼,后怕地咽了口唾沫,我安慰地拍拍他的肩,“没事,你年轻嘛,身体好。”梁sir全程保持着神秘的微笑,我后来才知道她在录音。唉,女人呐。曾老师一直转头看窗外竭力装作没听懂的样子。唉,单身狗。我看曾老师实在是太尬了,心生不忍,帮他转开了话题,“所以,图图的住院,并不简单。”梁sir的嘴角扬得更高了,或许这个可怕的女人已经脑补了十万字小黄文。我曾和她交流过一些相关的事宜,她对于女装大佬有着非同寻常的兴趣,二话不说要帮我设计小裙子。设计系大佬惹不起,社会社会。

        反正后来,我们七个人齐心协力,救出了爷爷……不是,召唤了神龙……也不是。反正,在小船老师神乎其神的诈骗术下,我,可爱的陈泽坤,莫名其妙地成为了前去侦查的小勇士。或许,帅气的人总要多承担一些。总之我不是为了lo裙答应的,不是!

        所以呢,我愉快地带上(并不愿意来的)孙勇,蹲在病房外,手里举着梁sir给的狗仔队专用小型便携录音笔,天知道她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我翻了一波内置文件夹,并不意外地看见了许多有着不可描述的备注的音频。删除了其中所有前缀为“勇坤”的玩意儿后,我叹了口气。世风日下,真是世风日下。勇坤是什么?不存在的好吗?!

        我把录音笔举在了门缝处,抖了抖蹲到麻木的腿,正准备喊身后放哨的男朋友给我捏捏手臂,这时,门,开了。

        老天有眼。我,只感觉一道阴影投在我的脸上,一抬头,对上梦南老师那逆光的、和善的、还有点惊讶的脸。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不是怂!我只是腿麻了!不是怂!我颤着声儿喊了一句“梦南老师”,回头想找男朋友救场,发现这人已经抛弃亲夫跑了。嗯,孙勇你好样的,我看你下个星期怎么下床,我管你录不录节目。

  

        我在一番极其尴尬的寒暄后还是进了病房,我说我是代表大家来探病的,很可惜梦南老师显然不信,图图显然也不信。这就非常尴尬了。我硬着头皮,心想装总要装得像一点,来探病总要带点啥以表慰问是吧。我这空着手来,太假太虚伪,显得我好不真诚。于是我在包里上掏下掏,企图能拿出点什么礼品出来,但是现实总是如此残酷,当我摸出一盒昨儿没用完的0.01极薄和他们俩对视的时候,图图脸色变得不太好。他整个人缩进了被子里。梦南老师似乎忍笑忍得很辛苦,但他还是接了过去。图图从被子缝隙里看见了这一幕,怒斥,张梦南你给我把它扔出去!梦南老师充满歉意地看了我一眼,说图图可能对这个有点心理阴影毕竟前两天太激动,你看,这就进了医院。图图又把脑袋探出来,你瞎说!我是感冒!感冒!你瞎说!梦南老师从善如流,揉了揉他的脑袋说,是是是我瞎说呢,你是感冒,是感冒。当时我的表情可能比较欠,梦南老师看我的眼神有点嫌弃。

        这时,护士姐姐端着个托盘进来了,对梦南老师说,换药时间到了,今天还是您来吗张先生?梦南老师点点头说对对对,辛苦你了。然后他接过托盘,示意我和护士姐姐回避一下。当时我的表情可能太欠了,护士姐姐看我的眼神满满都是嫌弃。

  

        我转身出了病房,我天真,我纯洁,我觉得图图就是因为感冒住的院,对,就是这样。

fin.

热度 57
时间 2018.02.23
评论(18)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