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鹤】缘溪行(下)

*隔这么久真是抱歉(辣鸡零班毁我青春
*别被标题骗了这文一点也不正经
*Lv.99鹤球捡到Lv.1三明大佬的故事
*下篇主三日鹤


       鹤丸从手入室出来就看见太鼓钟贞宗贼眉鼠眼地往他那边张望,神色还有几分说不出的幸灾乐祸,鹤丸国永来了兴致,这熊孩子本就调皮,被自己带的更是变本加厉,时不时倒也能搞出几发令鹤丸也瞠目结舌的大事情。看今天这走向,满肚子坏水的小朋友一定是又有了什么新的鬼点子要等着鹤丸来好好算计一番——他是不敢找烛台切和大俱利的。烛台切稳重,根本不会任他作弄,而大俱利平素就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就算心里是吃了一惊,也不会表现在脸上,太过索然无味了。鹤丸不一样,他从不吝惜自己的惊讶表情,甚至会和贞宗一起商量改进,所以贞宗还是比较喜欢和鹤丸一起厮混。

       鹤丸国永很给面子地问太鼓钟贞宗这小家伙是不是又要搞什么大事情,贞宗却少见的垂着眉头,“鹤丸你要小心。”“???”饶是鹤丸国永这下也摸不着头脑了,小心什么?自己近来也没有做什么过火的事,亦不至于遭到报复,而这本丸则是审神者灵力保护着的,溯行军想来也不可能追来。鹤丸刚想抓住贞宗问个究竟,那小家伙就嬉笑着跑远了,他缀在发间的羽毛颤了颤,鹤丸国永不安的心也颤了颤。太鼓钟贞宗走远后又叹了口气,虽说是开玩笑的语气,但他觉得鹤丸可能真的同人摊上了个麻烦分子。

       鹤丸国永一回房间就发现事情不对劲了。刚捞回来的天下五剑之一正一脸幽怨地坐在门口,姿势倒是很端庄,如果忽略他衣衫不整的模样,倒还是副赏心悦目的景色。鹤丸国永感觉太阳穴在抽搐,他尽量放缓语气,以和一位千岁老人相匹配的和蔼语气问三日月:“你为什么在这里?!”三日月宗近也很无奈,我有什么办法呢,审神者让我住这里,我也只好住这里,换衣服把自己绑住了,我也只好绑这里。

       那鹤丸国永也很无奈,捞一个三日月宗近怎么还送一个老年痴呆的哦。但他也只能弯腰,仔仔细细帮三日月宗近解开了绑住的战斗服腰带,叹了口气准备去睡一觉。糟心,太糟心了。三日月宗近倒是不觉得,他跟着鹤丸,期期艾艾地开口:“去睡觉了吗?那我也睡好了?鹤帮我换换衣服好了”鹤丸开始自暴自弃,早知道不要手残捡回来什么三日月宗近,现在倒好了,自己成了个保姆。

       鹤丸帮三日月穿衣服的时候,三日月也就那么笑嘻嘻地坐着,最后系好头巾之后,三日月回过头看着鹤丸,“这就是所谓的……肌肤之亲吧?”

       鹤丸国永觉得自己可能是要恋爱了。


----------------------------------------------------------------------------

END.

虽然还有很多想写的

但是后面没有时间再写了

emmm就这样结束吧

然后……三日鹤出坑了,入鬼丸鹤

(跳坑神速抱歉)

那么,再会咯

热度 10
时间 2017.08.23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