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鹤】缘溪行(上)

*初入刀男,多多指教
*别被标题骗了这文一点也不正经
*Lv.99鹤球捡到Lv.1三明大佬的故事
*主三日鹤,副cp烛俱利(非常隐晦/偏友情向)

         一身白衣染上血迹的付丧神举起胳膊,对着天空长出了一口气,“呼,没想到敌军真是有两下子!差一点就要输了!诶光忠啊你说,万一打输了仗回去见主上会不会很没面子啊?啊不过这下总算是满级毕业了回去会被好好犒劳的吧!等等你别走啊你看看我这一身白衣染上红色是不是很像——”早已满级毕业的烛台切对此举表示十分不屑,并让其他队员也不要搭理这家伙,其余队员表示见怪不怪可以做到熟视无睹。于是烛台切装作没有听见一样,一脸云淡风轻地转过身去,对着远远跟在众人之后的大俱利招了招手,“小俱利可不要一个人落在后面啊?要跟上队伍啊,你看你这……”大俱利伽罗一如既往地冷着脸,说出仿佛编程好的语句,“你憋管我,我要一个人。”鹤丸国永正嫌队里没人搭理他挺无聊,一听这话,喜笑颜开就从前头急慌慌撵回来,一胳膊就架在大俱利肩膀上,砸的大俱利颤了三颤,“诶诶小俱利,你看,这下你就不是一个人了,怎样?惊喜吧?”烛台切嘴角一撇,垃圾,小俱利是你叫的?你看小俱利理不理你。
         “……”意料之中的,大俱利伽罗啥也没说,娴熟地一个白眼就甩过去了。突然大俱利眼神一凝,鹤丸吓了一跳,以划出残影的速度抽回了胳膊,以为自己碰着了大俱利的痒痒肉以至于他动了杀意要搞死自己。“……”大俱利简直无言以对了,他想爆粗来着,但是烛台切说过,要文明,要礼貌。所以大俱利只是冷哼了一声。虽然大俱利伽罗平时看起来是个高贵冷艳的生僻主儿,但除了他们几把走得近的伊达刀还真没人知道这事——关于大俱利是个怕痒的,全身上下布满了禁区。
         因为这,烛台切还曾猜测过,“小俱利是不是因为这个才不愿和别人亲近哦?”鹤丸深以为然地点头,“我觉着这说法靠谱。”眼睛比较好使的太鼓钟贞宗一个劲地给他们俩使眼色,遗憾的是没有被接收到。小贞于是不忍地闭上双眼,然后两把不干好事的刀双双被从后方袭来的大俱利按头在地,咣咣的,声似鸣雷。管账的烛台切清楚地记得,那次本丸的婶婶花光了攒下的小判修地板。
         思绪飞散的烛台切被大俱利正常开口说话吓了一跳,终于扯回了神,“你看那边。”大俱利指了指小溪边的芦苇丛,“有什么东西在动。”鹤丸一下来了兴趣,“噢噢,还有埋伏吗?真是惊喜呀!我过去看看!”烛台切一如既往没有来得及阻止鹤丸,于是他无力地放下了手,搭在大俱利肩上,“小俱利……”大俱利脸上表情没有变,但面部肌肉隐隐有些颤抖,似乎忍笑忍得好辛苦。“你这下真的弄痒我了。”
        烛台切讪讪地缩回手,把目光投向远处的鹤丸,后者似乎正处于极度惊喜接近癫狂的心情中。这时候放置他就好,不用理他,烛台切如是说。“光忠……”鹤丸转过来十分感慨,“敌军居然能伪装成三日月宗近的样子进行埋伏,我着实吃了一惊!”烛台切皱起眉头,发现事情并不简单。他看向鹤丸手里以一种不太舒适的姿势提溜着的一孩子,也是吃了一惊。
         这……这不是……传说中根本捞不到的那把不存在的三日月宗近?鹤丸一高兴,手上还晃荡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光忠啊你说敌军装什么不好非得装三日月宗近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在这常驻半年了三日月宗近捞不捞得到我们不清楚吗?三日月宗近?根本不存在的!”
         三日月宗近也是很气,他好好的出来遛个弯,就被提溜起来脚根本够不着地,现在这提溜他的人还可劲儿晃荡他,三日月气苦,三日月委屈,但他不说。“我是三日月宗近,因为打造时……”“哈哈哈哈哈哈哈!”白衣的家伙和他眼对眼,仔细打量了一波,“诶,光忠你别说,还真挺好看的,高仿吧?”烛台切总是最清醒的那个,他依稀觉得,这……说不定,真的是,他们常驻推图,捞了半年没捞着,来无影去无踪,长得好看打架牛逼,天下五剑里最美的那一把,三日月宗近。他尴尬地咳嗽了几句,把三日月从鹤丸手里解救出来好端端搁在地上,把鹤丸拽到一旁训话:“鹤丸你太无礼!你怎么能这样对待高贵的三日月宗近!快向人家赔礼!”鹤丸觉得自己无辜的很,捞了半年没捞到的五花名刀突然从芦苇丛里钻出来,搁谁也觉得没谱嘛,怎么能怪他呢?这样想想,鹤丸觉得自己的行为正当得很,脸上也摆起一副委屈至极的样子,脑袋一昂,一副社会小哥哥样子。
        三日月也觉得好笑,拿出活了几千年的老爷爷脾气哄孙子似的反过来安慰鹤丸,“哈哈哈,小孩子而已,没关系,只是误会罢了。我是三日月宗近,多多指教。你是叫鹤丸吗?”大概三日月并未察觉到自己一副孩子面容说出这样的话有些滑稽,所以他看见鹤丸突然委屈也不委屈直接笑弯下腰毫不掩饰他的情绪时,三日月是懵的。之后是烛台切出来救了个场回答三日月,“对,没错,他是鹤丸国永。这是他表示欢迎的独有方式你别介意啊。”然后烛台切脸上带着微笑,隐藏在阴影中的手掐上的鹤丸的腰。“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哈哈……啊!光忠你干什么!”
        虽然有些小插曲,出征还是顺利完成,而且带回了一个生活能力九级残障的老头……这是回来后没多久的鹤丸的原话。
         由于在他们出征期间,婶婶欧气爆发,二连赌出了俩四花,一期一振和莺丸,本丸房间突然地爆满了,而这时,鹤丸带着三日月过来告诉她,我把你心心念念的刀给你捞回来了,以及我可算不用呆在那鬼图和检非斗智斗勇了我解放了。婶婶先是对鹤丸的卓越业绩表示了充分的肯定,表示会给他开个表彰大会,但奖赏什么的是没有的毕竟前些日子因为鹤丸修地板花了大价钱还没有找他算账,然后对三日月宗近表示了欢迎,抓着Lv.1的三日月袖子,眼睛里满满都是对可爱正太的疼爱之意。鹤丸实在也是不愿多待,他背上开了个不大不小的口子,说实话还是会疼的。所以鹤丸打了个招呼就先去了手入室,他前脚跟刚走,婶婶就勾了勾三日月下巴问他,现在本丸房间吃紧,扩建之前你要不和鹤丸先挤挤?
        强迫自己无视了审神者脸上挺有意思的暧昧笑容并不去乱想其中深意,三日月说,那行吧。

tbc.


哇本来打算一篇完结的居然要分章节了吗!
手机作业bug请不要大意的提!

热度 22
时间 2017.08.02
评论
热度(22)